首頁 | 社區 | 專題

·葉匡政:范曾勝訴讓藝術和法律雙重蒙羞·

藝術的靈魂只有兩個字:自由。自由不僅是藝術誕生的動機和最后歸宿,也主宰著與藝術相關的每個環節,我們說的自由。

葉匡政:周立波是如何淪為“周自宮”的

我對周立波會成“變臉客”一點不驚訝,“搗糨糊”一直是他的本色。在“笑侃三十年”中模仿模仿領導人的作派,對雞毛蒜皮的事作些無謂調侃。

因為這首詩告訴我一個人的身體與一粒光滑、潔白、散著淡淡香氣的米粒沒有任何區別,人或者動物,對于喂養他們的糧食懷有一樣的感情。米在顫動、麻雀在飛,生命在生長、運動,又在一種奇妙的節律中消亡。對于詩人而言,“第二糧食倉庫”就等于天堂。他是誠實而嚴肅的,他希望“直接說出生活的滋味,直接說出庸俗的現實所引出的一個人神奇的內心”.,他希望以自己的觀察方法、表達方式來“記錄一個人不愿屈服于生活的痛苦與快樂”(葉匡政語)。

葉匡政還說過,“每一首詩都是試圖打開自身生命的一把鑰匙”。而在他的宇宙,他的城市,他的生命,他的語言中,有無數個匙孔,奧妙之門太多了,使他一度成了一個全身掛滿了鑰匙的人。現在,他把滿身叮叮當當的披掛卸下來,亮晶晶地擺放在我們產面前,這是一次懇摯、莊嚴的儀式般的奉獻,也有如一次蛻生般的舍棄。

 葉匡政說:“詩歌的意義在于能使我獲得一種自由的心智與完善的人格。對我個人來說,詩歌所賦予的這種理想境界,甚至比詩歌本身更重要。”解。因為《城市書》,我驚訝,并喜歡上了那個“白光中的男孩”:“在蜂箱上日益渾圓的是蘋果 / 騎車的男孩從坡上沖下 / 驚奇捂住了他的嘴巴”(《郊游》)。

“也許有一天,會出現這樣一首詩,它包含了所有的詩”(葉匡政語)。而在那一天,并非僅僅作為詩人的葉匡政,會來到我們中間,他身輕如燕目光如電,他將向我們展示一把能夠打開一切的金鑰匙。總之,他大可不必擔心墜入由于文本和它的意義之間的差距被人為地拉大、掘深而形成的陷阱中,這種詩歌以靈活的形式期待著讀者的會心與理解。詩人為何要把他的詩歌創作描述為“記錄”?我把這“記錄”理解為葉匡政要求自己的詩歌語言始終保持獨立、開放的狀態。面對語言的態度,對于詩歌寫作者來說,也就是對進入了語言的世界的態度。

1986年開始在各類文學雜志發表詩作800多首,作品入選《中國第四代詩人詩選》《中間代詩全集》《朦朧詩二十五年》《中國當代詩歌經典》等50多種詩歌選本,著有詩集《城市書》(1999年花城版)、《小說館》,曾獲臺灣第一屆雙子星國際新詩獎及國內10多種詩歌獎,2004年參加詩刊社第二十屆青春詩會。1990年代初他開始“城市中的心靈之書”的寫作,作品客觀、沉思、精敏、準確地探究了現代人深層經驗的多重內涵,昭示了新的都市詩歌“說話人”的出現,對中國城市的漢語詩歌表達產生過重要的影響。

這是一次險些錯過的閱讀。但它是有原因的。幾年前,我收到了葉匡政寄來的詩集《城市書》①。由于對命名的過度敏感幾成怪癖,我并未認真閱讀這本詩集。我想,“城市書”,以此為總題來寫作詩歌,又能有多少令人快意或震悚的發現呢?詩人命名的內在含意是什么?“城市”,是指詩中的題材畛域?還是指一種意蘊或曰主題?如果是題材,那么我們如何界定何者為準確意義上的城市題材。

——————陳超:論葉匡政的詩歌方式及啟示

作為一個詩歌批評家——一個職業讀者,我對以題材或主題類型命名一種寫作,是深懷疑慮的。在我看來,詩就是詩,揭示生存,眷念生命,流連光景,閃耀性情,這是古老的詩歌之道。它之所以“古老”,并非由于傳統的惰性,而是由于它對稱或對應于人的心靈——心靈的變動不居,隱秘或劇烈的抖動,對記憶和未知事物的迷醉,對詞語可能性的永遠的好奇心,這些相應地決定了古老的詩歌之道也同時是新異的詩歌之道,由于“生存、生命、光景、性情”是無法繼承的,所以我們今天的寫作一定不同于傳統。每一代詩人都會有自己的具體生存語境,生命經驗,都會有自己面對的語言境況和新的文學素材。

——————讀者評介

我愿意這樣來理解詩人之“城市書”的含義:這里的“城市”,不僅是典型的都市表象,而是一種心靈狀態。詩人是將個體生命置身其中的現場,以及它對心靈的撞擊,作為詩歌的表現對象。在對城市生活的呈現里,詩人的重心依然是心靈吟述、感覺吟述和智性探詢的扭結。因此,葉匡政這類詩歌的恰當稱謂應是“城市中的心靈之書”。心靈與詩,在我個人的詞匯表里是近義詞。

——————讀者評介

何為詩歌?我熟悉種種說法。我從事詩學研究和詩歌創作已有二十余年,我的詩學理念在中外現代詩論的不斷沖擊下也幾經局部性地分延、調整乃至轉化。然而,我對“詩性”的體認卻一直是相對穩定的:詩歌是個體生命體驗在語言中的瞬間展開,它應有散文的語言無法完全轉述的成分(注意:不是“完全無法”)。

——————讀者評介
主題 作者 最后回復
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 白石不驚 白石不驚
主題 作者 最后回復

云南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